新疆的古代王朝与宗教转换

Posted: 七月 6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族群对话 | 6 Comments » | 目前 5,982 个读者

维吾尔历史学家卡哈尔·巴拉提谈新疆历史(一)

访谈:王力雄

【按】这是2009年8月,也即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不久,我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卡哈尔家对他进行访谈的部分内容。这里发表的访谈文字经由卡哈尔·巴拉提博士本人校订。

卡哈尔·巴拉提,历史学家,语言学家,中亚历史与文化专家。维吾尔人,1950年生于伊犁,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突厥学)毕业,1993 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专事中亚及阿尔泰研究。曾在新疆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及台湾佛光大学等机构任教及从事学术研究,涉猎中古汉语、佛教及语音学等多种领域。

王力雄:你在哈佛获得博士学位的论文是《回鹘文唐僧玄奘传卷九》,我们知道以伊斯兰教为主的新疆曾经有过普遍信仰佛教的时期,请问佛教时期在新疆持续了多长时间?

卡哈尔:一千五百多年嘛。(中国)最早的佛教传教士和翻译家都是新疆人,而且最古的千佛洞也在新疆,不在敦煌。敦煌的比我们晚几百年。我们那儿最古的千佛洞是四世纪开的。佛教进入中国是从中亚进的嘛。现在中国学者说佛教是公元一世纪进来的。从哪进来的?不就是穿过新疆的嘛。我们没有确定的依据说佛教是公元一世进来的,但是有三、四世纪有关佛教的文物和文字记录。

王力雄:佛教时期在新疆延续到什么时候?

卡哈尔:十八世纪。我曾去哈密的巴大石山沟里调查,维吾尔人的佛教一直沿续到十八世纪。传说当时哈密王很生气,说全世界都已经归顺安拉了,怎么这些人还在拜佛?下令派毛拉上山盖清真寺,让他们皈依伊斯兰教。

王力雄:哪个哈密王?

卡哈尔:不知道是哪一位。哈密王位从1697年延续到1930年。我说的十八世纪是个保守估计,佛教有可能延续到十九世纪呢。甘肃出土过康熙年代抄录的回鹘文“金光明最胜王经”,是不奇怪的。据我的调查,山村人信的不是原来吐鲁番的那种祖传的回鹘佛教,而是蒙古、藏人的喇嘛教。当地人跟我讲,他们白天去清真寺做礼拜,回家还是偷偷拜自己的那些小佛像。后来(哈密王派的)那些毛拉也被当地人慢慢挤走了。村民还带我去看了村口坡上清真寺的废墟。一般史书认定新疆维吾尔佛教是到十五世纪为止,在大城市的确是这样,但是在深山沟里依然继续保存了几百年。

历史上新疆的安定时期是很长的。在佛教时期,没有战争,据玄奘的记载,大家过得很好。国王年年给穷人施舍,几千个人吃斋饭。佛教是很慈善的宗教,结果社会犯罪率很低。

王力雄:从佛教到伊斯兰教的宗教转换是怎么发生的呢?

卡哈尔:佛教是慈善的宗教。当年外国探险家到吐鲁番发现出土的僧衣上有血迹。而歌颂伊斯兰圣战的诗歌上自豪地写道:我们摧毁了回鹘异教徒的寺庙,我们在他们的寺庙上拉屎拉尿。

王力雄:那么说宗教转换是靠暴力来实现的?

卡哈尔:对。伊斯兰教先从喀什进入,是用和平的方式,用传教的方式进来的,后来从喀什向和田、吐鲁番那些地方扩张的时候,是发动圣战,带着大刀进来的。

王力雄:伊斯兰教进入新疆和蒙古统治新疆哪个在先?

卡哈尔:伊斯兰统治在先。伊斯兰教是公元十世纪进到喀什,但是在这中间,它没有出过喀什、和田一带,基本在南疆。伊斯兰教在喀什站稳脚以后,喀什就派兵跟和田打,他们打了四十年。那时还没有蒙古人。和田在喀什脚下,他们的千年佛教王朝被打灭了。但是吐鲁番还一直是佛教国。中间契丹人来了一段,控制新疆八十年,然后是蒙古人。那些地方都成了蒙古人的天下,不过蒙古人慢慢也被当地突厥民族给同化掉了。

王力雄:蒙古人统治之下伊斯兰教还在扩张吗?

卡哈尔:蒙古人统治新疆一、二百年后,城市里的蒙古上层慢慢地突厥化了。是他们带兵杀吐鲁番的佛教徒,使伊斯兰教扩展到吐鲁番。

王力雄:照你看,这个宗教转变是积极的还是不利的?

卡哈尔:伊斯兰教的传入正赶上中亚丝绸之路的断落、文明进入黑暗的开始。不过伊斯兰化加强了维吾尔族的民族和文化的统一性,使维吾尔族变成了世界强大宗教团体的一员。

王力雄:现在很多汉人对新疆历史完全是一片空白,头脑里只有一个地域概念,顶多知道一点张骞、班超……从领土角度,古代新疆是一个完整的形式存在,还是分成不同的国家?疆域大概是一个什么范围?

卡哈尔:两千年来新疆经历不同的分合状态。高山沙漠、交通不便使得一些城邦国家生存了几百年甚至一千年。自552年突厥西都建在焉耆一带,新疆地区突厥化的命运已注定。到十世纪时全疆已经完全突厥化,也就是维吾尔化了。后来蒙古侵占也未能改变新疆社会的维吾尔和伊斯兰教面貌。

回鹘是突厥一支。自突厥之后,744年回鹘继承草原大帝国一百年。到846年回鹘汗国被摧毁后,突厥人不再同统一于一个大汗国下了。但在实质上,自蒙古到东欧的欧亚大草原全落入到突厥人手里了。

王力雄:在回鹘汗国以后,新疆还有没有完整统一的王国?

卡哈尔:回鹘汗国以后新疆出现两大政权,一个是吐鲁番为中心的高昌回鹘汗国。它的疆域,好几个文献资料都写过,北到巴拉萨昆,就是吉尔吉斯斯坦,南到沙洲,就是敦煌。还有一个是喀什的喀拉汗王朝,一直到土库曼那一带。蒙古侵犯后一、二百年内,当地蒙古的上层全部伊斯兰化和维吾尔化了。他们建立了叶尔羌汗国。吐鲁番的是哥哥,叶尔羌的是弟弟,他们是一家人。两个都是伊斯兰教的政权。中亚世史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也是被史学界索所忽落略:自匈奴到满族两千年来,草原游牧政权和城邦定居政权并行存在。两种文化,两种社会共荣共存。大部分时间是由骑马民族殖民,城邦各国自治状态。这是中亚史的双重性。世界各地很少见。

王力雄:回鹘汗国的中心是在什么地方?

卡哈尔:回鹘汗国的中心是在哈喇巴拉合孙,在外蒙古哈拉赫林。不同于先前突厥汗国的是,回鹘汗国建了五座城市,立摩尼教为国教,还有开始开荒种地,都是走向定居化的表现。现在南部西伯利亚的吐瓦地区,发现了二、三十个回鹘人建的城堡。吐瓦人可能是840 年北投黠嘎斯的回鹘将领句禄莫贺的人。当时回鹘中心在耶尼塞图拉河一带。图瓦是图拉的变音。今天蒙古人也称其为图瓦河。

王力雄:维吾尔人和回鹘人是什么关系呢?

卡哈尔:回鹘,回纥是古代汉语,维吾尔是现在的。回鹘代表了佛教时代,维吾尔代表了伊斯兰教时代,都是汉字字眼上的区别。实际上是一个族,一回事。这样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元代时新的北方汉语开始出现,开始取代唐代的中古标准音,好多东西要重新拼写。唐朝时的回鹘那两个字,到元代用畏兀尔三个字来写了,因此是汉字本身、汉音的变化。

王力雄:那么维吾尔人自己称呼自己有过改变吗?

卡哈尔:有点变化。中古时期uy ghur好像带有一个喉音和一个唇齿音:hud ghur。喉音是从什么时候变成元音的我不知道,但从汉字的“回”变成“畏”来看至少在元代以前了。唇齿音 “d” 变成半元 “y” 音是十世纪以后的事。比如:adaq>ayaq “脚”, adiq>ayiq“熊”等。裕固族纯粹是被汉人拼错出来的。裕固就是Uighur,当地汉人把他写成了“裕固”两个字。

王力雄:高昌古(故)城和交河古(故)城是维吾尔人的还是外来人的?

卡哈尔:高昌和交河最早的时候不是维吾尔人的,是当地土著人修建的,是很古的城邦国,两千年啦。最古似乎是时带有*KU  *CHI 两个音的。也许跟后来的 “龟兹“,“车师” 有关系。“高昌”也是它的音译。后来这些地区在柔然和高车的争夺之下。柔然应属阿勒泰系民族。很多学者肯定高车跟回鹘有关。柔然打败高车后立了麴氏为高昌王,他是半汉化了的胡人,他们用的是汉字,但语言还是自己的。“周书”上是那么说的。所以吐鲁番出土的当时汉文当地文献里有好多很奇怪的字句,估计他们是用汉字书写,用土语念。后来慢慢都被突厥化了。

王力雄:哦,那说明交河、高昌不是汉人建的,那里发掘出来的汉文字实际是胡人在用……

卡哈尔:对。麴氏从兰州移民来的时候用的是汉字,但是还保留着自己一定的民族特点。那么在这之间,他们究竟汉化的程度有多大?我们不知道,因为南北朝的北方,汉化是延续了几百年的过程。

三国以后,中国北方没剩多少汉人,北方鲜卑人开始南迁中原,建立五胡十六国,接受佛教,接受汉字。佛教促进了他们的汉化过程,使得好多部落放弃了自己的语言。我们不知道他们原来讲什么样的语言,基本是拓跋语。拓跋语属于阿尔泰突厥语。

(待续)


6 Comments on “新疆的古代王朝与宗教转换”

  1. 1 Tweets that mention 族群对话与新媒体 » 新疆的古代王朝与宗教转换 -- Topsy.com said at 7:21 下午 on 七月 6th, 2010:

    [...] This post was mentioned on Twitter by 失學長. 失學長 said: RT @wlixiong: 我对维吾尔历史学家卡哈尔·巴拉提的访谈(一):新疆的古代王朝与宗教转换 http://is.gd/di6Gz [...]

  2. 2 uighur said at 8:31 下午 on 七月 6th, 2010:

    学习了,谢谢王先生,rahmat.

  3. 3 裕固族 said at 10:56 下午 on 七月 24th, 2010:

    [...] 碰巧拜读了王力雄先生与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卡哈尔·巴拉提的访问录(需翻墙),参考英文版维基百科。让我愈发对裕固族产生好奇。 « [...]

  4. 4 The New Dominion - Uyghur Historian Kahar Barat Discusses Xinjiang History, Part 1 said at 12:10 上午 on 七月 26th, 2010:

    [...] here is a translation from Mandarin into English of part one of an interesting and illuminating interview of Kahar Barat by Wang Lixiong, conducted in Virginia not long after the riots last [...]

  5. 5 Uyghur Historian Kahar Barat Discusses Xinjiang History, Part 1 | The New Dominion said at 3:35 上午 on 二月 20th, 2012:

    [...] here is a translation from Mandarin into English of part one of an interesting and illuminating interview of Kahar Barat by Wang Lixiong, conducted in Virginia not long after the riots last [...]

  6. 6 These shoes possess a removable foot bed made of rubber-spun6 said at 7:59 上午 on 五月 21st, 2013:

    Greetings! Very valuable advice on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