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的第一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Posted: 五月 21st,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族群对话 | 31 Comments » | 目前 18,027 个读者

(达赖喇嘛办公室已根据录音和藏汉文翻译审定了达赖喇嘛的以下谈话)


王力雄:尊敬的达赖喇嘛,首先感谢您在日程繁忙的旅程中抽出时间,与中文网友对话。从北京时间5月17日上午10:30开始,中文网友在“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谷歌汇问中向您提问,4天多时间,虽然中间有谷歌汇问的宕机,有中国方面随之对谷歌汇问的封网,但还是有1,253 人提交了 289个问题,并投了12,473票对问题进行评选。

这次您日程繁忙,对话时间不能很充分,但不是希望您这次能回答很多问题,而是希望是一个开头,由此能建立一个渠道,形成一种方式,使您和中国的民间社会从此可以进行自由、持续的交流互动,这将有助于双方了解真实的对方。

谷歌汇问可以让所有参与者对每个问题按照“不错”还是“不太好”的选择进行投票,然后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排序。这次是按照其中的“支持度”排序(Sorted by popularity)向您提交问题。

“支持度”的算法,是赞成票多少与赞成率高低两个因素的乘积。这个算法对目前对话并不完善,因为赞成多反对也多的问题赞成率低,但正说明争议大,恰是更需要您解答的。我想今后您直接与中文网友交流时,可以由您根据情况选择问题,也许更恰当。

下面我开始按“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谷歌汇问(http://goo.gl/mod/Eq6K)中“支持度”的排序转达中文网友提问(注:因为提问者大都用的是假名,而以支持度为据的提问可以代表网友的集体态度,因此不单独介绍提问者)。

达赖喇嘛:好的。首先表示,王力雄先生对今天这次对话搭建了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得以使我有机会与中国民众对话,我感到非常高兴。很遗憾的是,过去多年来,我们所做的与中国政府改善关系的努力,一直没有取得实质结果,但是我对中国人民一直抱持很大的希望,信心十足,所以今天能有机会与中国民众直接交流,让我高兴。

王力雄(开始提问):支持度第一的提问中有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是:“达赖尊者您好,我想请问您对于西藏以后宗教领袖的问题。请宽恕我的冒昧。您如何看待您终老后可能会出现像现在的‘两个’第十一世班禅的类似问题?” 补充一下,支持度第九的提问:“达赖在大限之后,中共肯定会在国内选一位活佛,对此,您有什么措施?”与这个提问大同小异,两个问题一共得到556人赞成,是目前所有提问中得到关注最高的。

达赖喇嘛:一九六九年我对外有一个非常正式的宣布,就是未来是否继续达赖喇嘛的体制,应该询问西藏人民,也取决於西藏人民的决定。

同样,在一九九二年我作了一个正式宣示,未来西藏问题解决后,我将不担任西藏政府的任何职务,西藏一切事务,由西藏境内的留任的公务员继续管理。二零零一年,西藏流亡组织的行政首长,开始在西藏流亡社会透过民选的方式产生,任期为五年。

因此,我觉得达赖喇嘛这个体系并不重要。我健在的时候我会努力。对达赖喇嘛的体系,中国共产党比我还要关心(笑)。所以,出现两个班禅的这种现象,是有这种可能性。但这个现象的出现,除了增加混乱不会有什么正面的帮助。

王力雄:支持度第一的提问中的后一个问题是“另外对于中共所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您如何看待?”

达赖喇嘛:据我的了解,他是蛮聪明的,在佛法上也很努力,但是民众对他还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我认为这主要得靠自己,能否在佛法讲修上做一个有贡献的人,这是很重要的,这是要靠自己的。

王力雄:支持度第二的提问有444人赞成,也是中文网友高度关注的。提问内容是:“想向尊者了解一下关于流亡政府代表与中共会谈的情况,为什么每次都会无果而终,到底双方在哪些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以致谈了几十年仍然无成果?”

达赖喇嘛:主要在于中国官方一再强调没有西藏的问题,只有达赖喇嘛的问题。但我个人其实没有任何诉求,主要关心的是六百万西藏人民的文化、宗教及环境等问题。直到有一天,中央像他们认为存在新疆问题一样,也认为有西藏的问题时,并且要面对这个问题,努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时,我会同心协力,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是为了西藏的建设、发展与团结。在目前,中共的做法只是依赖强制性手段,一再强调西藏的稳定,但是,我认为稳定来自于内心的信任与信赖。

王力雄:支持度第三的提问中有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是:“尊者您好:不管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势会如何发展,现在的汉族与藏族普通百姓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很多藏民把问题简单的归罪于汉人统治,但其实我们汉人也是这种独裁统治下的受害者,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达赖喇嘛:汉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在一九四九年或者五零年才开始,两个民族之间关系可以追溯到一千年以上。这种关系在历史上有时是非常和睦的,有时也是纷争的。现在可以说是一个纷争时段,根本原因是政府造成的,而不是人民。所以,我们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为此我们在世界上很多自由国家呼吁建立汉藏友好协会,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我认为目前最大的障碍是没有实施邓小平提出的实事求是。应该像胡耀邦那样,为了了解事实去做很多努力。最近温加宝总理的一篇文章肯定了胡耀邦做事的风格,也即不仅仅依据官方的文件,而是要到实地去了解情况。

同样的,在中国境内因为不了解事实真相,以及社会机制的不透明,造成了很大问题。如果对真相能够透明的话,对於处理并减少贪污腐败等都会有很大帮助。

王力雄:支持度第三的提问中,后一个问题是:“您有什么方法来维护好汉藏民族之间的友好关系吗?”

达赖喇嘛:我不管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抱着一个真实的人的心态,由此得到很多人的认同。汉藏两个民族如果同样持有人的心态,有一个平等基础,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我经常会见到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我觉得他们都是很真诚的,我们的沟通没有任何障碍。

人与人相互产生怀疑猜忌,这不仅仅限于汉藏民族之间,全世界都一样,因此就需要接触,并且去消除这种猜忌。我在世界上不管见到任何人,都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和睦关系。这有两个层面,第一,我们都是同样的人,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第二,才是宗教、文化与语言等彼此的不同。

在一九五四、五五年我在北京的时候,我知道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强调国际主义的,这表示人都是一样的。我对此非常赞同。

王力雄:支持度第四的提问是:“达赖尊者:《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并未写如何保护汉族人在西藏的权益。你是否认同现有藏区汉族居民在自治后仍拥有居住权?你能否发表备忘录来描述如何保障藏区汉族居民平等生产生活的权益?很多汉族人认为你的自治是变相独立,因为他们怀疑自治政府会歧视和驱除汉族。”

达赖喇嘛:早期,在一九五零年前,西藏也有汉人居住。在我出生的地方,也有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还有汉人。未来的西藏一定会有汉人居民。但是,关键问题是西藏不要成为和现在的内蒙一样,蒙族变成了少数,这样就失去了民族自治的意义。有的藏区,因为汉族人口的增长,西藏的语言和文化正在面临很大的危机。

王力雄:支持度第五的提问是:“请问大师,您书中所述过去的西藏是祥和的佛国,与中国政府所述的黑暗的农奴地区有很大出入,而且很多图片和视频也证实了过去农奴制度的残酷和黑暗,大师可否解释一下为何有这么大出入?”

达赖喇嘛:早期的西藏,也就是一九五零之前,是一个落后的社会,对于那时的制度不完善,我们是承认的,谁都没有说早期的西藏是像天堂一样。现在的境内外藏人当中,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恢复旧的制度,做梦也没有想过。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宣传过去的西藏社会像地狱一样,这种说法与事实也有很大的落差。例如中共曾经制作的电影《不准出生的人》,纯粹是一种宣传,很多藏人无法认同,因为内容与事实不符。比如文革时强调文革取得了很大胜利,但是后来,当事实再无法掩盖时,就看出这种宣传没有什么力量。犹如六四天安门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但是中共在宣传时也当成似乎没有发生。

最重要的是,你们每一个人应该公正地、客观地、科学地去调查与研究,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也跟藏人讲,不要以为是我讲的你就承认、就接受,你要去观察了解。作为一个佛教徒,即使是佛陀的教言我们也要做彻底的分析与了解。

王力雄:支持度第六的提问是:“如果当局允许您回到西藏,允许西藏自治,您觉得您希望给西藏带来什么样政治制度?”

达赖喇嘛:这主要是通过境内藏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做决定。在流亡社会,过去五十多年来,我们已经实现了社会制度的民主化。

王力雄:支持度第七的提问是:“这个问题可能很尖锐,我很想问达赖喇嘛,中国政府对你批评最凶的一条,是说你要求西藏不驻军,说这是变相独立的最根本一点。你现在还坚持‘西藏不驻军’这样的要求吗?驻军权是领土主权中最重要的一个权力,西藏不驻军的主张恐怕广大汉族人民都不能接受,有没有可能,你放弃这一观点 呢?”

达赖喇嘛:虽然我们讲自治,但我经常明确地讲,外交与国防由中央政府来负责。早期我提出过,当印度与尼泊尔等周边国家都友好、互相信赖的时候,西藏可以成为一个和平区,这只是一个梦想与远景,全世界都对此有同样追求,所以不用担心。

王力雄:支持度第八的提问是:“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在达赖尊者有生之年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能性趋近于零。请问尊者如何看待西藏的前景?”

达赖喇嘛:从中共立国六十多年看,毛时代,邓时代,江时代,胡时代都不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坚信民族政策会发生变化,特别是西藏问题,在互利的基础上能够得到解决。曾经在西藏工作过的退休干部与党员,以及中国知识分子,已经开始提出民族政策不合理,需要反思,呼吁改善民族政策。所以,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 一定会发生变化,问题会获得解决。

王力雄:尊敬的达赖喇嘛,相对中文网友提出的289个问题,今天我们只谈了一个很小的开头。新的问题,以及对您的回答的反应,还会在“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汇问上不断增加,请您继续保持关注。并衷心期望我们共同努力,充分利用互联网这个改变时代的技术,把解决西藏问题的努力,从官员间的密谈伸展到汉藏民众之间的坦诚相对和民主协商中来。谢谢。

2010年5月21 星期五

于美国纽约公园大道Loews Hotel 1014


31 Comments on “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的第一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1. 1 匿名 said at 10:00 下午 on 五月 21st, 2010:

    很朴实但不现实,很理想但遥远。新概念不多但可以参考。民族问题从来不是问题,贫富悬殊和权力构建才是核心。

  2. 2 J.N. said at 11:02 下午 on 五月 21st, 2010:

    对话是理性的、积极的。化解民族之间的矛盾,是绝大多数人民的愿望。直接交流、对话,打破人为的封锁和隔绝,这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开始。希望当局能正确评估对话的正面作用。也希望对话能够继续进行,有更多的人关注、参与。

  3. 3 ArchNew said at 11:42 下午 on 五月 21st, 2010:

    您的博客叫做“有托邦”,值得一提的是,“乌托邦”真的严格按照音译,应该叫“有托邦”才是:),不知您的博客是否就取得这个意思呢。

  4. 4 Papierowy Tygrys » Blog Archive » Dalajlama tłituje z Chińczykami said at 12:27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 rozmowa trwała 90 minut i odbyła się w pokoju nr 1014 nowojorskiego hotelu Loews. Tybetańczyk [...]

  5. 5 全中国最最普通老百姓 said at 1:10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尊敬的达赖喇嘛我们全中国人民都认识你是一位伟大善良之人!我们不会信共产党流氓土匪胡说八道那一套话!!中国真有一天推反共产狗腿子!!

  6. 6 匿名 said at 3:32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奉劝达赖喇嘛实实在在的为藏族、为做过做一些有益的事吧

  7. 7 匿名 said at 3:33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6.奉劝达赖喇嘛实实在在的为藏族、为祖国做一些有益的事吧

  8. 8 匿名 said at 7:02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很是感慨,民族政策走入死胡同,还是80年代是的风气好些

  9. 9 匿名 said at 8:29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达赖喇嘛基本上说的是空话,好听话,骗骗知识分子,西方小左比较有用。可是很多经不起推敲。比如他说,汉藏矛盾的根本原因在政府,不在人民。两个相邻村子(部落)的人还会有矛盾呢,更别说汉族藏族这么大的群体。事实是:最基本的利益冲突都在人民,政府偏向某一边,手法又粗暴。达赖这么说只是拉拢群众而已。

  10. 10 匿名 said at 9:03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如果以五百年为单位来看中国的民族发展,趋势是融合的过程。虽然也有民族间的战争,但比起西式的快速民族取代过程,还是和平很多。今天的汉族文化也是继承消失演变的结果,只要藏族没有与世隔绝,必然也有文化观念上继承、消失和演变,不可能一成不变。那些拒绝变化的极端的思想和势力,容易走向恐怖主义。

  11. 11 匿名 said at 10:57 上午 on 五月 22nd, 2010:

    公开公平对话,才是世界的希望.

  12. 12 匿名 said at 3:08 上午 on 五月 23rd, 2010:

    我生于1971年没离开过内地,像我这样被中共完全教化和控制的人,在此向达赖表示完全的支持。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中共自身的问题。

  13. 13 匿名 said at 3:10 上午 on 五月 23rd, 2010:

    中共无法自圆其说

  14. 14 匿名 said at 3:14 上午 on 五月 23rd, 2010:

    中共令人无所适从,中共的政策自相矛盾经不起历史的考验。历史将很快发生重大变化

  15. 15 藏人 said at 8:52 下午 on 五月 23rd, 2010:

    可笑!

  16. 16 民 间 藏 事 » 王力雄: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的第一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said at 4:54 上午 on 五月 29th, 2010:

    [...] 来源: http://wanglixiong.com/2010/05/17.htm [...]

  17. 17 匿名 said at 8:37 下午 on 五月 29th, 2010:

    很多问题达赖并没有直接回答,这种回答方式也相当官腔和程式化。另外,民族融合问题是世界范围内不可避免的大趋势,真正的汉族文化在现代社会也已经不复存在。试图完完全全原汁原味地保留某一民族的文化,而不受外来影响,是幼稚且不科学的做法。

  18. 18 汉人 said at 12:55 下午 on 八月 9th, 2010:

    今天看到了这个对话,我觉得我非常赞同达赖先生的意见。西藏的问题是中国民族政策的问题。西藏应该保持自己的传统文化,刻意的移民政策是一种变相的入侵。但我和您一样,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我相信政府一定会想明白这个问题。

  19. 19 Name said at 3:56 下午 on 十月 3rd, 2010:

    我只是想试试是不是只能留内容一边倒的留言,因为貌似所有在这里留言的人都持相同或相近或相似的观点,这很让人怀疑是否有管理机制筛选特定观点。

  20. 20 Name said at 12:36 上午 on 十月 9th, 2010:

    一国之内人口自由迁徙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倘若以行政手段限制移民,便和强制移民一样,都是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我想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去移民西藏,达赖似乎高估西藏的吸引力了。一切的关键还是真正实现民主。

  21. 21 Name said at 1:52 上午 on 十一月 18th, 2010:

    首先一句话,我觉得随便换一个有点头脑的人处于他的位置,即使政治观点跟他完全一样,都会表现的比他好!不知道是个人素质太差,还是智囊团工作能力不行,真糟践了智慧这两个字。从达赖的回答难以看出其所谓的朴实和真诚,都是一些老政客式的套话和答非所问,请正面的、认真的回答问题,好么?平心而论,这些问题还谈不上有多尖锐,就是这样的问题达赖都不敢面对和说真话,还谈什么佛法,标榜什么佛教徒,最基本的不打妄语,做到了么?

  22. 22 Name said at 1:55 上午 on 十一月 18th, 2010:

    回答问题躲躲闪闪,看不到一点高僧的风范,令人失望。

  23. 23 Name said at 1:58 上午 on 十一月 18th, 2010:

    有利于自己观点的问题,拼命阐述,不利于自己的问题回避、一笔带过,呵呵,老和尚发挥的不好。老和尚的团队,回去好好总结啊,今年都别promote了

  24. 24 Name said at 2:00 上午 on 十一月 18th, 2010:

    中共的政策在摇摆,达赖的观点也“与时俱进”,狗咬狗,谁也别说谁。

  25. 25 Name said at 2:03 上午 on 十一月 18th, 2010:

    说的好,经不起推敲,真想组织几个人和老和尚辩论一下,看看其水平如何,怎么说达赖也是当年受过辩经的专业训练的,看来训练质量一般

  26. 26 Name said at 1:43 上午 on 十二月 9th, 2010:

    我对你所奉行的佛法,我表示赞同,我对你所奉行的政治观点,是坚决的反对。

  27. 27 Name said at 10:10 下午 on 十二月 11th, 2010:

    达赖只是被西方利用的一颗棋子,到处招摇拐骗,诋毁中共,分裂中国,嘴上说一套,地下做一套,完全出于自己的利益,想成为西藏最大的地主,拥有西藏。历史告诉我们,只有社会主义适应中国国情,也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爱祖国,反对分裂。

  28. 28 zt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首次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 stone said at 4:50 上午 on 一月 3rd, 2011:

    [...] 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的第一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类归于:西藏研究 — posted by wanglixiong on 2010年05月21日 @ 9:27 下午目前 434 个读者 [...]

  29. 29 Name said at 4:36 下午 on 十二月 24th, 2013:

    评论更好看

  30. 30 someone222 said at 5:21 下午 on 四月 12th, 2014:

    我觉得我没有受到国内的洗脑,但我支持“如果以五百年为单位来看中国的民族发展,趋势是融合的过程。虽然也有民族间的战争,但比起西式的快速民族取代过程,还是和平很多。今天的汉族文化也是继承消失演变的结果,只要藏族没有与世隔绝,必然也有文化观念上继承、消失和演变,不可能一成不变。那些拒绝变化的极端的思想和势力,容易走向恐怖主义。”的言论。西藏就是属于中国的,现在是未来也不可能改变。唯一寄托汉藏人民可以越来越幸福。不管未来如何。

  31. 31 某人 said at 11:50 下午 on 五月 8th, 2014:

    我是一个在中国出生、长大、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我首先想表达对达赖喇嘛的敬意。尽管他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但这不妨碍他作为一个有智慧、为同胞争取自由和权利、并积极尝试推行民主的长者,受到世人的尊敬。

    可以看出达赖喇嘛的观点和行为在几十年里发生了改变(比如对西藏自治及驻军问题的主张),这当然与西藏、中国和世界的环境变化有关。从以前战争的混乱年代、冷战到现今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改变。中国从建国头几十年里制定错误的政策、社会混乱,到后来的逐渐开放和发展,这种情况也会影响达赖与我们其他人的判断。

    或许在西藏及国际社会的种种问题上,达赖喇嘛比中国政府更敏感、反应更快一点,而中国政府则没有将西藏看做是能够与经济发展等更重要的事情相提并论的问题,因此也就不会像达赖喇嘛这样积极地推进问题的解决。这种情况以后大概会有所改变。尽管我们未必能很快看到情况的好转,但大概有一天西藏问题可以得到较好的解决。


Leave a Reply